草莓影视app安卓下载污免费

♂? ,,

..,最快更新霸道帝少惹不得最新章节!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

厉衍瑾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好了。”

女人却仍不甘心,还在卖力的……服务着。

厉衍瑾推开了她,女人本来就是蹲着的,这一推,她一下子没有站稳,跌坐在地上。

他的神色里满是厌恶,还夹杂着一丝狠厉,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发一场大脾气。

“先生……”女人战战兢兢,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出去。”

“先生……”

厉衍瑾站了起来,拿过支票,刷刷的写下一串数字,然后递给了她:“的酬劳。”

女人喜出望外。

超萌可爱的小萝莉唯美生活照

“马上走。”

“是,是……”

偌大的包厢里,灯光昏暗迷离,却寂静无比,没有任何声响。

厉衍瑾想,他这辈子,算是废了吧。

他今天来这里的行为,也真是可笑之极。

他用这样愚蠢又荒唐的行为,只证明了一个事实——

他忘不掉,放不下,也过不去夏初初这道坎。

夏初初的存在,恐怕就是他这一生的情劫了。

他再一次的,自己来亲手证明了这个事实。

所以,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不过都是在提醒他,他爱夏初初,爱到,他的那一处,只为她有反应。

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厉衍瑾想,这件事,恐怕是他人生中,做得最蠢最傻,最没有头脑的一件事。

可他居然还是做了。

从酒吧里出来,厉衍瑾低着头,脚步飞快,径直上车,一踩油门,然后扬长而去。

这里,就当他从没有来过。

他也为自己今天的愚蠢行为,买了单。

大概是他太想证明一下自己,其实对夏初初没有那么多的爱。

可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乔静唯坐在客厅里,已经打了不下十个电话了。

可是厉衍瑾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

他人去哪里了?

都这个时候了,他也该回来了啊。就算手机没电,也该找到地方充电了吧?

他怎么回事?难道是故意关机的?

乔静唯脑海里已经闪现过了无数个想法。

她越想,就越是心惊。

夏初初不在慕城的这几年来,这日子都一直过得安安稳稳,厉衍瑾几乎没有出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

可,夏初初才回来多久,厉衍瑾今天晚上,手机关机,就联系不上人了……

乔静唯好几次都想去找夏初初了。

但是她都忍住了。

不行,她不能乱,这个时候要是自乱阵脚了,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可……以前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就夏初初回来后,厉衍瑾就跟蒸发了一样!

就在乔静唯拨第十几个电话的时候,外面传来轿车的轰鸣声。

她立刻站了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高声问道:“是衍瑾的车吗?是他回来了吗?”

很快,外面的人回应他:“乔小姐,是的,是厉先生的车。”

没错,瑾唯别苑的人,还称她为乔小姐。

因为,她还不是厉太太。

厉衍瑾也默许了这个称呼,并没有让佣人改口。

乔静唯自然也就不好意思,要求其他人改口,于是,就这么一直叫下来了。

她也不知道,哪天能改口。

乔静唯走出别苑的时候,厉衍瑾刚好上台阶,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进屋吧”,然后就不吭声了。

她也就安安静静的跟在他的身边,接过他脱下的外套,又拿来拖鞋让他换上。

这些年来,乔静唯都是这样做的,所以厉衍瑾也习以为常,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厉衍瑾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乔静唯才轻声的问了一句:“的手机怎么关机了?我一直都联系不到。”

“没电了。”

“那一晚上……去哪了?”

厉衍瑾淡淡的回答道:“去办了点私事。”

说完,他端起热茶,喝了两口。

乔静唯没再多问了,在他旁边坐下,隐约的,她在厉衍瑾的身上,闻到了一股香水味。

这是女人用的,而且……比较劣质。

厉衍瑾去哪里了?

不过,乔静唯倒是放下了心,因为,夏初初用的,不是这款香水。

虽然她不怎么待见夏初初,但是说句实在话,夏初初的品味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转念一想,厉衍瑾是去外面找女人了吗?

不可能吧……他,他根本不能做那种事啊!

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勾搭,他都无动于衷,在别的女人那里,十有八九也是一样的。

乔静唯越来越疑惑,但就是想不出来,厉衍瑾会去做什么。

“很晚了,休息吧。”厉衍瑾拍了拍她的手背,“下次不用一直等我的。”

“不等到回家,我也睡不着……”

厉衍瑾怜惜的握了握她的手,然后松开,先上楼了,并没有再和她多说什么。

乔静唯没有跟上去。

她眼睁睁的看着厉衍瑾上楼之后,挺直的后背,慢慢的弯了下来。

随后,她站起身,却没有上二楼,而是去了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乔静唯就反锁上门,然后拨了顾炎彬的电话。

顾炎彬大概是有些困了,声音懒洋洋的:“喂?”

“是我,知道夏初初回来了,怎么一点行动也没有?”

“我需要什么行动?”

“把她给追到手啊!”

顾炎彬忽然笑了起来:“都四年了,乔静唯,对夏初初的恐惧……还这么深啊?”

“……不懂。”

“厉衍瑾都属于了,这婚也订了,还这么怕?”

乔静唯十分严肃的说道:“顾炎彬,我没有心思和在这里开玩笑。我问,夏初初,要,还是不要?”

“要,当然要。”

“那行动啊!”

“我有我自己的方法。”顾炎彬回答,“别着急啊,我都不担心,怕什么?”

乔静唯没好气的说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没过多久,不就是慕迟曜和言安希的盛世婚礼了吗?等婚礼吧,急什么。”

“……”乔静唯问道,“打算在婚礼上做些什么?”

“我可不敢做些什么,那是慕迟曜的地盘,乔静唯。想清楚了,要是把慕迟曜给得罪,那吃不了兜着走。”“那说等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