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枭右手持长枪撑着地面,另一只手捂着胸口,看着已成碎尸的吕合,眼神复杂,心下有些震撼。

与唐**士的舍生忘死不同,荒人名义上团结,但其实内部多苟且,若不是大祭司压着恐怕其内部都足够乱上一阵子了,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始终无法突破小南桥的原因之一。

眼下吕合的举动明显不是临时起意,他们眼看着在梁小刀的指挥下无法突破平镇军的防守,过不了三里峡,于是便在战斗当中露出破绽自断一臂,然后让叶枭放松警惕用自己的死来震撼他的心神。

从而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让自己力掷出那一刀足以杀了梁小刀。

至于被叶枭的副将挡住应是意料之外。

吕合也趁此抓住最后的机会刺了叶枭一刀。

虽然身死,却以竟功。

梁小刀二人的身体落在地上一动不动,那名五境宗师俨然失去了生机,双眼大睁。

整个平镇军发出一声怒吼,万余将士面带悲苦之色,身上的暗凯黝黑深邃似乎要将天地间的一切光亮吸收干净,一只巨大的白虎虚影再次出现,叶枭的面色苍白许多,这是他的命魂和军魂相融合的结果,此战过后,命魂怕是会就此碎掉。

梁小刀躺在地上,腹部的鲜血不停流出,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身前的副将,双目通红。

他何德何能竟值得一名五境宗师以命相救?

梁小刀面色悲戚。

清纯庄晴雅公园唯美外拍

他抽了抽鼻子,踉跄起身重新站到了最高处,一身甲胄熠熠生辉,内衬的鲜血还在流淌,仔细看去依稀之间能够见到皮肉翻开,淡淡的灵气不停地在伤口处汇聚,抑制着伤势的恶化。

他的身子站的笔直,肩膀上的北字就像是荣耀一般刺目无比。

平镇军高举盾牌齐齐向前踏了一步,双目猩红,怒吼之声不绝于耳。

“事已至此,三里峡你们是守不住的,叶将军何必如此?”

荒人之中剩余的那名五境修士抱着肩膀,却像是听不见看不见周遭的惨烈一般,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脸上带着笑意。

有些得意。

叶枭素来

寡言,对吕合尚且有些尊重,对眼前这人却没什么兴趣。

因此并未搭话,只是直起身子,长枪绷直,向前一步踏出。

……

三里峡的战斗最为紧张,但若说惨烈当属如今的小南桥。

城下的荒人没有一刻停止过攻势,孙胜和慕容天成也没有走下过城池半步。

起初荒人进攻还需要摆云梯,到如今地面的尸体已经堆平了城墙,双方战士竟然是踩在尸首上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交锋。

北地三率不在,平镇军驻守三里峡。

长安亲军以及紫衣军还有自己的陷阵营生死不知,现如今小南桥的城防完是由南桥边军以及江湖修士共同守护,尸体不知倒下多少,城墙上的血液流成小河染湿了鞋面。

慕容天成每逢战起必将冲杀最前,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

孙胜居中调度指挥倒是没受到太大的伤势。

“二爷,你且退下,待我杀个痛快。”

孙胜眼看他体力不支,忍不住喊道。

慕容天成手中的剑不曾停下,他甚至没有回头,沉声道:“守城大任就落在孙将军肩上,如今小南桥还需要你居中调度,切不可以身犯险。”

他手中长剑猛地绽放出一道数十丈大小的剑芒,在密集的人群中硬生生的劈出了一条大路。

身上衣衫猎猎飞扬,背影消瘦。

“我慕容天成先是唐国人,再是江湖人,今日便是身死,也要执手中剑,斩出个青天白日,还我唐境一片安宁。”

话音落下,慕容天成大喝一声,长剑染血冲入人群,再不回头。

孙胜鼻子一酸,急忙撇头看向他处,却见不知何时荒人当中的数十名游野修士竟然聚在了一起对着身前一物蓄力半晌。

定睛看去不由得面色剧变,那物赫然便是丁子剑!

丁子剑乃是大祭司年轻之时所用宝剑,单论攻伐比知白手中那枚小印还要强上许多。

这一剑威能蓄满,眨眼之间便斩在了护城大阵之上。

发出啪啪两声!

丁子剑碎!

护城阵破!

孙胜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他紧咬牙关,面色铁青。

护城大阵破了。城内百姓只听得耳边响起一声震天般的轰隆响声,再抬头看去发现笼罩整个小南桥天上的光罩消失不见,面色恍惚,俨然都明了发生何事。

春来居的老鸨站在门口,站在昏暗当中。

客栈之内的食客们不再高谈阔论,拿起的筷子也没有放下

去。

店小二为最后一个客人上了一壶茶,倒了一杯酒,然后用肩膀处挂着的毛巾擦了擦汗,走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在手中掂量掂量,想了想又拿起了一把,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掌柜的将头上的发冠摘下放到桌面上,用手指扒拉两下算盘,眼中带着不舍,他伸手捋了捋两侧的长须,然后掀开桌案从下方抽出一把长刀推门走了出去。

小南桥的生活不算苦,在这里起码温饱不算问题。

民居之内,一个妇人正弯腰和面,灶里的火还在燃着,厨房很热,她挽着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好在窗户仍在开着,时不时有凉风吹拂进来,驱散了热意,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妇人和面的动作停了下来。

当家的从里屋走了出来,站在厨房里低头不语,犹豫不前。

妇人看着他,放下了面盆走到了他的身前:“当家的,不去行不行?”

男人没有说话。

妇人转身弯腰继续和面,话音有些许颤抖:“早点回来,我做饭等你。”

说着便忍不住哭了起来,豆大的眼泪掉进面盆当中,融进了面里。

男人一言不发,走进屋子穿上甲胄提起长枪便走了出去。

走出巷子便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五十左右岁的老人,不由得一愣:“吴叔,你这是做什么?”

那老头抬起鼻孔看着他,哼了一声,掂了掂手中的铁锹,竟是理也不理他朝远处走去。

一路上又碰见很多人。

大都是平头百姓,崛起于微末,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琢磨着自己的小日子,此刻互相见了都是哈哈一笑,勾肩搭背向着城头走去。

不算长的一些话

() 却道寻常要上架了。

这时候应该要写一点感言,表示我对读者的需要和喜爱,对责编的尊敬和爱戴。

这是所有书上架时候的常规说辞,虽然老套,东西却是真的,因为我真的喜欢读者需要读者,也尊敬责编,做梦都想去北京揍他一顿,虽然未必打得过他。

我很懒,本想着不写算了,和猫腻一样让你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钱掏了。

我以前写过几本,我很崇拜他,在每本书里都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热爱,涉猎并热爱网文这个行业也是因为他的影响。

三两其实一直觉得自己的懒病就是被他传染的。

但感言一定要写,因为我自认为没有猫叔脸皮厚。

肺腑之言很多,不多写了,大家用心感受就行。

这本书写的很认真,是巅峰之作,只是偶尔会有伤春悲秋的感慨,我以后尽量不写。

嗯~~少写!

对成绩并不惶恐,因为写的还不错。

虽然收藏很少,但我相信金子总会发光的,何况作者不仅写得好,而且长得帅。

新人需要很多东西,比如推荐票,月票。

但用处不大,反正排不进前十,所以投不投看各位老爷心情。

打赏会想要,但不敢奢求。

订阅很重要,所以请尊重正版订阅,用键盘敲出的每个字都是作者的心血。

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正版订阅,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按理说上架应该会慷慨激昂的发誓,保证一波,但作者君很难做到啊!

前几次的保证都是啪啪打脸,所以就算了。

最后,一如往常,我深爱且热爱网文。

还有你们!